德甲

为病重的父亲我必须把自己嫁掉

2019-11-10 22:50: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为病重的父亲我必须把自己嫁掉

为了照顾病重的父亲,女儿错过了一段又一段姻缘,一直未嫁。为了完成绝症父亲的心愿——“在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女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她走出紧闭的情感之门,希望赶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找到适合自己的伴侣

(图文无关)

虽然余佳瑶的外表比起时下众多的征婚者,算不上是一个绝色女子,但注重内在文化修养,从小优良的家庭教育以及事业的成功,却让她散发着一种难得的女人气质优雅与内秀。

完成父亲的生命心愿,我想找个家

女人到31岁时,还没有遇到相依相偎的那一个人,选择婚姻的态度就越来越顺其自然了。我很难考虑个人问题,一方面是这些年忙于事业,另一方面是我的父亲这几年身体一直处于不佳的状况,为了安心照顾他,我曾私下将自己已不可再延的婚期一推再推,打算在父亲安然离世之后再做考虑。在这件事上,我的亲朋们要显得比我着急得多,我也很清楚像我这种大龄未嫁的女人,在许多人眼里是不那么被看好的,有很多子虚乌有的猜测、流言,甚至嘲笑,但这些比起我的家人和事业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很理解旁人的担心。在大学的时候也谈过一场恋爱,那是非常单纯的爱情,最后分手时,我和男友都各自很理智地选择了事业。之后,我再想进入爱情时,却发现身边的朋友,几乎都被情所困,爱情受挫、婚姻不幸从那时开始,我对婚姻也总保持着那么一点恐慌的距离很难再谈恋爱。直到伏在父亲的病床前,老人说出了他惟一的生命心愿:在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女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才开始意识到,我真的该嫁了。

2002年,我被单位重用,一个人常常担任着几个人的工作,常常加班到深夜才回家,而事业刚刚稳定的我,正准备考虑自己的感情生活时,父亲的身体却每况愈下。5月的一天,父亲突然有一只耳朵失聪了,这让懂医的我十分着急。我不去医院!我身体好得很。父亲固执地说。可是我们担心呀。爸爸,这么多年来,我都一直很听你的话,惟独这件事你得听我的。初次谈话,父亲并没有明确同意要去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我的几次催促下,倔犟的父亲才同意去一趟医院。路上,他依然强调着:放心,我真没大毛病,老年人都是这样的。我知道,你的身体在当年当兵时练出来了。我哄着他进了检查室。医生诊断说是中耳炎,没什么大问题。我当时也舒了一口气。回到家,父亲还不忘夸赞自己的身体。2003年底,他突然又无故出现流鼻血、视觉模糊等症状。

后来,听母亲说父亲这样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父亲一直不准她告诉我们。直到2004年5月,父亲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流鼻血的频率增高。我毅然决定放下工作再带他去医院做一次全面的体检,说服父亲就成了我最艰难的工作。当听说又要去医院,父亲像临大敌般就是不去。爸爸,你在那个年代敌人都不怕,咋现在怕起医院来了?见苦口婆心都说不动父亲,我只好用激将法。我什么时候怕过啊?父亲说。那明天你敢不敢去?我问。去。父亲爽快地答应了。我的父亲是世界最明智的父亲见父亲同意了,我也开心地在他身旁撒起娇来。

瘦身
移民留学
亲子教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