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韩德胜唯一任务割掉瓦格纳的肥肉

2019-12-04 18:24: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韩德胜唯一任务:割掉瓦格纳的肥肉

美国东部时间3月30日,奥巴马政府针对困境求生的美国两大汽车公司通用和克莱斯勒给出了明确结论即使美国经济复苏,按照通用和克莱斯勒目前的重组计划,他们仍然不具备生存能力。

按照计划美国政府应该终止对通用和克莱斯勒的救助,但是在通用和克莱斯克的妥协和争取之下,奥巴马亲自给出了通用和克莱斯勒最后的期限,美国政府将向通用汽车提供足够维持60多天运营的资金,而克莱斯勒将必须在30天之内与菲亚特集团达成合作协议。

作为代价,通用首席执行官瓦格纳正式下台,取而代之的是,原通用汽车首席运营管弗理兹韩德胜(Fritz Henderson),重新调整之后通用高管层必须在60天之内完成更为有力的重组计划。这是自去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美国政府干预私营行业的最大举措之一。

3月30日,新任通用汽车CEO韩德胜上台第一天在接受美国媒体关于你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的采访时就表示,这个我不能决定,我可以决定的是,法庭以外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将把它带上法庭。

底特律中华商会副会长缪云渠告诉,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通用已经做好了破产和上法庭与债权人和工会代表对峙的准备。此前瓦格纳从来没有说过通用会破产的可能,韩德胜一上台就这样说,表明他与瓦格纳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他比瓦格纳更果断

通用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瓦格纳下台是一个前提。原美国通用华人高级工程师周方裕认为,瓦格纳不是一个可以给通用动大手术的人,因为很多肥肉都是瓦格纳自己的决策。

相反韩德胜更加理性、更切实际。与瓦格纳相比,韩德胜可以更快地卸下历史的包袱。瓦格纳的离开可以让韩德胜放开手脚。

财务出身的韩德胜现年50岁,在通用汽车的履历跟瓦格纳十分相似。早年和瓦格纳并称为通用双子星并作为接班人培养。他历任通用巴西、亚太和欧洲市场负责人,在担任通用亚太区总裁期间,韩德胜将通用亚太区总部从新加坡搬到了中国,加速了通用对于中国市场的开拓,以及通用对本土人才的重用,其明确的目的和执行力可见一斑。

回到通用总部后,韩德胜处理了一系列棘手问题。这其中包括2007年与UAW的谈判、通用旗下零部件供应商德尔福的破产,以及与通用债权人的谈判。去年年底以来,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协助瓦格纳拯救通用,包括处理通用欧洲全资欧宝的出售问题,以及游说德国政府之间为欧宝提供支持。在成功获取美国政府第一笔贷款中,韩德胜的游说功不可没。

许多人认为韩德胜比瓦格纳更果断,但是他未来能给通用带来多大变化,完全取决于奥巴马政府的态度。因为通用的生存决定权已经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

不同于瓦格纳,韩德胜应该会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他更会从全盘考虑,更加听命于政府,而财务出身的他在处理UAW问题上不会很困难。

功过参半的瓦格纳

作为美国汽车业一位标志性人物,同样财务出身的瓦格纳2000年开始担任通用首席执行官,他带领公司削减固定成本,进军新兴市场并与联合汽车工会达成了大规模成本和医疗削减协议,瓦格纳在通用汽车的地位一度无人可及。但是回顾瓦格纳在通用汽车的职业生涯,他最大的支持力量来源于通用内部,特别是董事会成员,因此董事会利益,一直是瓦格纳决策中优先考虑的部分。而通用外部及整个汽车业,对于他的评价可以说是功过参半。

在选择战略盟友和通用兼并重组方面,瓦格纳曾经因为在担任北美市场总裁时的出色表现和收购大宇时的明智选择,而被业内称赞;然而瓦格纳同样是通用和菲亚特拙劣联盟的主要推动者,这次联盟使得通用在2005年额外支付了20亿美元才从这个联盟中脱离出来。

2006年,瓦格纳拒绝了大股东Kirk Kerkorian与雷诺-日产形成联盟的建议,甚至包括雷诺日产汽车总裁卡洛斯戈恩主动抛来的橄榄枝,而这一联盟在目前看来,可能会为通用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

在产品战略上,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通用长期以来把赌注压在SUV和皮卡上的战略,在去年油价猛涨之后,使得财务出身的瓦格纳遭到业内普遍诟病。而在多品牌战略上的调整不够及时,瓦格纳同样不能回避。很长时间以来,通用内部就有剥离萨博和悍马品牌的建议,但是一度遭到瓦格纳的拒绝。

在与工会的谈判中,瓦格纳最大的功劳在于2007年与工会的谈判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双方达成的退休医疗保险基金计划让通用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对这个沉重的负担进行一个了断,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基金计划的巨大缺口正是通用与工会无法达成一致的核心问题。

去年底美国政界首次要求瓦格纳下台时,瓦格纳还自信地表示,我认为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我们有最好的管理团队来运营通用,这个行业中的每一个公司需要他们能够拥有的最具竞争力,最有经验和最有领导能力的领导团队。

正是站在通用利益的角度思考,并且在决策上优柔寡断,迟迟拿不出有力的扭亏方案。直接导致了瓦格纳此次下台。

底特律中华商会副会长缪云渠认为,从瓦格纳2000年上台时通用17.7万的员工数量,到现在的9.2万,以及他上台时通用汽车股价每股65美元到下台时的2.9美元,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瓦格纳是交待不过去的。他下台很正常!

在美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不是被股东和股民弄下台,而是被政府逼下台,确实非常罕见。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主导美国汽车产业复兴的干预力度之大,将对美国中产阶级产生深远的影响。

非常时期的CEO处事哲学

在瓦格纳下台前一天,奥巴马在接受美国电视台访问的时候,明确表示对通用和克莱斯勒所做出的努力不满意。美国政府的观点显然认为,瓦格纳没有拯救通用。美国业内也认为,奥巴马政府需要一个替罪羊。

在全球汽车业陷入大萧条时,跨国汽车企业的CEO们如何来适应债权人和股东的要求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课题。就在瓦格纳被迫辞职前两天,法国PSA集团总裁斯特雷夫迫于董事会压力黯然辞职。从来没有经历过政府干预企业的韩德胜,能在政府主导的休克疗法下让通用起死回生吗?

目前通用的状态依然是,债权人不情愿损失掉在通用数百万美元的债务,工会也不想接受通用股票代替现金,来支付退休人员医疗基金的计划。截止到3月31日为止,通用和克莱斯克不具有生存能力,虽然通用和克莱斯勒已经取得了UAW的让步条款,可以把工薪降到与在美日本汽车制造商工人的水平,但是与工会之间关于养老保险救助基金以及债权人之间的谈判并没没有按照12月份制定的计划如期完成。

通用新任CEO韩德胜迫切需要的是,游说各方暂缓对通用发难,同时用实际行动让奥巴马看到通用彻底减肥的决心,并且随时做要应付最坏结果的准备。美国政府的汽车业专责小组周一明确表示,通用仍存在申请破产的明确可能,资产负债表的庞大规模是问题的核心

对此韩德胜在一个会议上回应,公司倾向于庭外重组,若有必要,通用汽车准备通过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中寻求利益相关方达成交易。到目前为止,通用欠债权人约280亿美元,欠退休人员医疗保障基金约200亿美元。

根据美林(Merrill Lynch)分析师的计算,通用汽车包括拖欠工人钱款在内的债务额达620亿美元,相当于其市值的35倍。即使通用各利益方做出让步使债务额减少一半,如果算上政府已向通用提供的各项贷款和通用要求提供的贷款额,债务总额还会回升至原有水平。

通用复兴,对于韩德胜来说是一个不敢想的梦,现在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说服政府给通用再输血60天。而救火队员安德胜能比守业者瓦格纳做得更好吗?现在没人知道。

小孩不爱吃饭什么原因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小孩积食怎么快速消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