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一百九十六章 酆兼之菜

2020-01-16 22:29: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一百九十六章 酆兼之菜

别人都在关注腐女姐姐,茨木桐子的眼里却只有腐女妹妹。

“这个姑娘很不一般。”茨木桐子暗道。他认为飞毯上站着的妹子,她将来的成就更高,不,她很快就会名动腐女界、画界!

明明有气质,可人家偏偏依靠才能吃饭,这样的妹子才是好妹子。茨木桐子有心和腐女妹子交好,为基老界、腐女界谱写一段神话,谁说基老不能和腐女做闺蜜,缪谈。

贵为基老界的大咖,被人冠以“雪照狮子楼”的称号,雪照书生还是有几分脾气的,海螺尊者、金小草、环王,三头杀马特大贵族一再挑衅他,泥人也会迸出几点土星子,何况大基老!

雪照书生本想和腐女妹妹谈谈她那幅东溪基老垂钓图,遗憾的是杀马特们不给面子,“可恶。”雪照书生轻挥羽扇,寒风遽地刮旋而出,劈头照脸,荡扫向两只大杀马特贵族。

另外的那只,金小草,他被人缠住了,是腐女姐姐,她名“郭腐蓉”,单从她名字中的那个“腐”字就知她的思想有多腐坏。

郭腐蓉,又被人称作芙蓉姐姐,和她齐名的是腐凤娘,业内人士称之为凤姐。

有郭腐蓉的地方自然就有腐凤娘,凤姐的杏眼中闪烁着寒光,“好个芙蓉姐姐,总想着一个人出风头,难啊,你置我于何地。”

腐凤娘知道做女人难,尤其是做腐女更难,更可怕的是,大家都是腐女,却不团结,总想着撕比,仿佛不撕比就活不下去了。

“撕比更健康,我三天一小撕,五天一大撕,腰不疼了,左边与右边的腿,其间的缝隙也渐渐没了……”

腐凤娘自言自语道,不知为何,她有种淡淡的忧伤。

如果说芙蓉姐姐是凤姐的明面上的敌人,那飞毯上的妹子就是她潜在的夙敌。比起郭腐蓉,凤姐更担忧飞毯上的那个小腐女!女人的直觉往往很可怕。

“雪照先生,可否让小女下去,与三位贵族撕比几回合。”飞毯上的腐女妹子终于开口了。

她带来的那些小鲜肉们争相开口道:“主人啊,不可,让我们下去就是。”

“主人,让我去吧,我的擀面杖最长,最有发言权。”

“岂可修!仗着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更给力,就在吾等小鲜肉面前炫耀,你难道不知脸蛋更重要,擀面杖什么的,甚至可以说是多余的。”

也有小鲜肉反驳之前开口的那枚鲜肉。

“哈哈哈,承认吧,你们这些小消声消声之辈,不管你们如何努力,始终追不上我。我的擀面杖,就算是平常状态,也会让你们羡慕嫉妒恨。”

飞毯上站着的小鲜肉们还未跳下去,就已对内撕比,何谈对外。

他们的主人,那位腐女妹妹,莞尔笑道:“好了好了,都安静些,否则我府中的老师傅为你们去势,他刀工了得,活鱼去鳞、剔除内脏,尚能在清水中游来游去,因为它们不知自己早已死了。你们要相信他的手艺。”

一众鲜肉当即缄默不语,吾等的小伙伴虽不及那厮的发达,可有总比没有好。

“你,收好我的新作。”腐女妹妹将画完的东溪基老垂钓图交于一位长相中n的汉子。

“是,主人。”那汉子恭敬道。

双手捧起画卷,退到后面,其他的鲜肉们也没给他好脸色看,毕竟他抢了他们的风头。

“是时候装比了。”茨木桐子暗道。他长啸一声,遂坠落而下,再次撕比海螺尊者、环王。“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为我们的友情增加砝码。”茨木桐子主意已定。

啪的一声轻响,茨木桐子右手五指覆在脸上戴着的桐木面具上,“让你们死之前见识见识我的真容,也不枉此生,来世做基老吧!”

茨木桐子拿去脸上的桐木面具,现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在场的姑娘、基老、伪娘、杀马特、消声妖等人,全被他比下去了。

酒吞瞳子心道,可怜啊,海螺尊者、环王、金小草,谁也别想离开此地了。要说谁最熟悉茨木桐子,非酒吞瞳子莫属。

“愤怒吗,海螺尊者,想成为基老吗,环王。”茨木桐子得瑟道。

“承认吧,我知道你们都在嫉妒我的容颜。”他又道。

“见过我这张脸之后,任何正常的汉子都想与我消声基。面对现实吧,可惜你们命不久矣!”茨木桐子右手抓着的桐木面具遽地抛了出去。

登时,面具炸裂,木屑迸舞,一柄弯刀自火海中显化,此刀不详,历任持有者不得好死。茨木桐子嗤之以鼻,他要做那特别的基老。“归来吧,凤影刀。”茨木桐子喝道。

刷!一道光刀旋了出去,好似飙舞的羽毛。

凤影刀所斩之人,不是别人,却是它的持有者,茨木桐子!

“基老,不要命令我!”

凤影刀倏地竖起,刀内传出女人的声音,单听声音,女人很年轻。她并非凤影刀的器灵,而是封印在刀内的幻兽,高阶契约兽。

茨木桐子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想在腐女妹妹面前装比,可自己的神兵不给力,还和自己对着干!

“消声的,究竟谁才是凤影刀的主人啊!”茨木桐子忍不住想道。

是他,他茨木桐子才是。刀内封印的“莺稻兽”,等阶虽高,可她只是幻兽,契约兽的一种。

莺稻兽,鸟身人头,开屏之后,好似一颗颗稻穗,故曰“莺稻兽”。

茨木桐子掌有凤影刀,可他不是莺稻兽的契主。莺稻兽的前任契主已死,被茨木桐子杀掉的,否则,他也得不到凤影刀。

“所以说,本座讨厌她!可恶的莺稻兽。”茨木桐子迟迟不愿与她缔结契约,就是受不了她的刻薄。

刷刷刷,凤影刀劈出一道道光弧,流芒迸舞,姹紫嫣红。“基老,来啊,来抓我,抓住我,我就让你……”

嘿,嘿,嘿。

听到莺稻兽还在得瑟,茨木桐子的都气疼了。“草!真想灭了她!”

可莺稻兽和凤影刀难以分开,如果除掉她,凤影刀也会形同废刀,这可不是茨木桐子愿意见到的。

酒吞瞳子闭了他全部的眼睛,不愿见到这不幸的一幕。“茨木桐子啊茨木桐子,难为你了。明明是基老,却总有女人找你麻烦。我怎能不担心,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做基老,我该有多伤心。”酒吞瞳子忖道。

那也无妨,我会亲手葬送你!酒吞瞳子不会背叛茨木桐子,可也不允许对方背叛他。大家一起做基老,多有前途的职业啊。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基老才能让我们发光放彩,哈哈哈,人生得一基友足矣。基友如我手足,动它们就是伤我。”酒吞瞳子长啸而起,酒缸似的身体撞向凤影刀。

莺稻兽太狂了,酒吞瞳子决定出手教训她。

“喔特热发克!”

“大家看到了吗,茨木桐子连自己的佩刀都拿不下。还想与海螺尊者、环王撕比,可笑。”

“可惜他那张俊脸,虽然比不上我,却不远矣。唉,他应该成为杀马特一员的,相信,凭他那张脸,很快就能成为贵族,接着是中贵族,大贵族!”

“人生没有如果,他是基老,而非杀马特贵族。所以他必须死!”

“海螺尊者、环王,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大大小小的杀马特贵族齐声大呼,声如惊涛,劈天盖地似的涌来。海螺尊者、环王大喜,就连和郭腐蓉撕比的金小草也眉开眼笑。“哈哈哈哈,我们果然被广大杀马特群众爱戴着。”

“金小草。姐姐要摘除你的消声毛。”

大腐女冷笑道。郭腐蓉的父亲可是一位大人物,人称郭巨侠是也!她郭巨侠的夫人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同时也是腐女,所以郭腐蓉才走上了腐女之路。

郭腐蓉的那方锦帕呼呼疾转,彩芒劈出,好似洪流,砰砰砰,击中金小草的护体气罩,将他砸得火冒三丈,怒焰横生。“郭腐蓉,你爹与你娘来了也救不了你!”金小草大吼一声,右手向前抓去。他掌面凝结一层蓝色的光华,比海水还要蓝。

砰砰炸响,金小草大手抓下,从那方锦帕旋扫出去的彩芒竟被他攥了。

另外一位大腐女,腐凤娘不住冷笑,“哼,有个好爹有个好妈很重要啊,哪像我,无有背景,什么都要靠自己,我若不拼,如何能有今天的成就。看看郭腐蓉,从小就生活的像是公主,难怪有人说她得了公主病,治不好。”凤姐既羡慕又嫉妒,却也无可奈何,她浮出十倍百倍的努力,别人轻易就可获得,让她心理如何平衡。

改变不了出生,那就改变命运!

凤姐眼眸微阖,彤芒外迸,好似两道红芒荡出。她素手翻舞,杀机骤升,“不能让郭腐蓉一个人拉风,我凤姐也要走向时代的舞台。飞毯上的小腐女,你就看着吧,看着我如何以雷霆手段,灭了杀马特!”

念头遽起,凤姐凌空而去,右手中多了一柄剑,剑曰“霉女”。因为谁得到了它即会霉运加身。可凤姐就是凤姐,她心道,自己够不幸的了,还管那么多作甚,也就成了“霉女”剑的主人。

嗡的一声轰鸣,霉女剑绽放一团晦气,方圆百尺,黯淡无光,晦气弥漫,谁碰到谁倒霉。海螺尊者转身疾走,他可不想和凤姐撕比。

环王笑道:“海螺尊者,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凤姐有那么可怕吗,让我来吧!”

海螺尊者怕腐凤娘,环王不怕。越是有挑战的人,他越兴奋。当啷,当啷!环王手中多了一对龙凤金环,“凤姐,与我撕比吧。”

刷!

环王将身一纵,驰向凤姐那边。面对那团晦气,环王一笑哂之,“我贵族的比格还在,荣耀加身,谁也奈何不得我!!”

话音甫落,环王厉喝一声,龙凤金环打将出去,锵,锵!两声清越的颤鸣遽地响起,龙凤双环齐出。

腐凤娘大怒,因为环王的法宝中有一个“凤”字,和她有冲。实际上,凤姐也不喜茨木桐子的凤影刀,可她不敢撕比茨木桐子,只得拿环王出气。

“不弄死那厮,我就不做凤姐。”腐凤娘携怒火而来,气焰顿生,滔天卷舞,将她罩在其中。

当!当!环王抛出去的龙凤金环砸中霉女剑释放的晦气,将其轰散,为环王开道。“不过尔尔。”环王笑曰。他拽步而来,贵族的气息蓬然散开。“吾辈岂是蓬蒿人,仰天大笑做贵族。”环王双手一招,龙凤金环倒飞而归,落在他的左右手上。

左手龙环,右手凤环。杀马特大贵族愈发趾高气昂,“凤姐,来啊,向我展现你的风采,否则你必死无疑!”

腐凤娘气得讲不出话来。正要挥剑,遽闻一声冷笑,“环王,欺我腐女界无人吗。”

刷,一道清冷的身影降下,是东溪基老垂钓图的画手,同是腐女妹子。她纵身而下,降至环王身后,一双淡漠的眸子觑定前方的大杀马特贵族。

“啊!”

环王惊道。

他还未来得及转身,也不敢转身。

逃!环王心中升起一个念头,再无它念。

刷!遁光冲霄而起,杀马特界的大贵族顾不得脸面,也不要脸了,直接遁走。一群杀马特贵族直接惊呆了,不相信环王不战自逃。

腐女妹子稍显惊愕,她也没想到环王会逃。“哪里去。”腐女妹子掷出一物。

轰隆隆!那物遽地化为一座石像,只是没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是一尊果男石像啊。

“小子,我家主人让你留下!”石像吼道。

腾!腾!腾!

又有八尊石像窜起,共有九尊,他们遁速极快,围起了环王。

“小子,没听到我们主人讲的话吗,她让你留下你就得留下。”为首的石像冷笑道。

“和他废话什么,直接灭了就是。”

“消声的,他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却无有。我好恨!”另外一尊石像怒道。

他们的主人赋予他们生命,却没给他们擀面杖,还说那就是艺术。九尊石像敢怒不敢言,汉子没了叽叽,太可怕了。可他们又能说什么,谁让主人太冷酷,说一不二,说不给他们擀面杖就不给,即便他们自己加上去也没用。

“何意?”

腐凤娘盯着新来的小腐女,她手中的霉女剑指向对方。

不给出说法,凤姐绝不甘休。

“收起你的剑。”腐女妹妹笑道。

“庆幸吧,你不是我的敌人。”她又道。

“哼!”

腐凤娘还是收起了霉女剑,几乎是无意识的照做。“可恶,怎会这样!”凤姐心惊道。

“别玩了,将环王拿来。”腐女妹子吩咐九尊石像道。

“是!”

“腐女的神光与我们同在。”

“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环王,交出龙凤金环,再断汝之擀面杖,我们留你一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阅读。

(天津)

六一儿童医院口碑怎样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评价
北海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治疗牛皮癣淮安哪家医院好
上饶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